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接轨互联网是大部分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首要考虑!

2021年06月03日 10:04

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也开启了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根据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可以推断出,创新和转型升级将成为我国新常态阶段经济发展的主旋律。


传统产业是相对于信息产业、新材料产业等新兴工业而言的主要指劳动力密集型的、以制造加工为主的行业。从现阶段发展现状来看,传统产业仍占主导地位,但与高新技术产业相比,传统产业使用的是大众化或相对落后的技术产品,其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低,所以面对知识经济的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崛起,传统产业正面临着经济新常态下严峻的挑战,原有的比较优势也将日渐丧失。同时传统产业已经意识到不转型升级是没有出路的,着手开始转型升级之路,已经开始寻求技术和产品上的更新,迈向互联网+的行列。


所以,新经济常态下传统企业该如何转型与升级?变成了传统企业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接轨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传统企业的首要考虑。

2020年,是世界互联网诞生51周年。没有哪样科技发明能如此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汽车缩短了距离,电话改善了沟通,但都没有像互联网这样,潜移默化地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是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26周年。随着信息化建设的深入推进,中国互联网由弱渐强、从小到大,创造了令世界惊叹的发展变化。


互联网的重要特质就是开放。传统行业往往欠缺开放的特质,如同机器般封闭操作,然后完成产品输出,企业和消费者在这样的情况中是鲜有互动的。但互联网恰恰相反,互联网给予了企业更多的开放性,不再封闭,没有边界,可以无限延伸。这种开放使得外部的资源、诉求、思维、能够顺利进入企业,进行融合再造。

互联网可以使传统企业不再固步自封,而是为其打开一个更广阔的的平台。那么对于没有互联网发展经验的传统企业来说,如何打开互联网格局是一个问题。其实初期目标不必设置的太过宏大,从基础的目标循序渐进,从而实现自身转型和升级也是一种稳健的方式。所以说,选一家技术成熟,建设完备的互联网平台合作,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租客网就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租赁生活方式为宗旨,以房屋租赁业务为切入口,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传统企业可以通过加盟租客网重塑生意模式,助力业绩飙升。还可以从租客网平台上获得免费流量支持,实现合作共赢。


租客网作为纯平台,大共享,不设立直营模式,不与平台商家抢业务,并充当管道作用,持续为平台商家导流。

租客网拥有金融从业经验丰富的金融团队整体运作。同时拥有10年以上互联网开发经验的技术团队支持,能够进行多个系统开发,多平台开发。更拥有专注互联网品牌运营推广,与多媒体平台深度合作的运营团队,为合作企业提供全平台技术支持。

拥抱互联网是必然的趋势,传统企业加盟租客网,打开更广阔互联网平台,启动新经济常态的转型与升级。



相关推荐

首日500万人在线 -- GMIC在线2020开幕,聚焦抗疫之后肆意生长

导言:由长城会主办的GMIC在线2020于4月25日19:00成功开幕。2020年,是GMIC即将走过的第12年,也是21世纪一个全新10年的开端。  由长城会主办的GMIC在线2020于4月25日19:00成功开幕。2020年,是GMIC即将走过的第12年,也是21世纪一个全新10年的开端。  然而,新冠疫情让全国上下进入了特殊时期。各企业纷纷参与到抗疫一线,承担社会责任,贡献企业力量。与此同时,疫情也对商业形态提出了新的挑战,许多企业陷入困境,甚至面临史无前例的大停摆。  GMIC作为持续关注科技与商业创新的全球化平台,希望与所有企业携手同行、共克时艰。基于此,GMIC在线2020顺势而起,以科学和技术视角,以商业与现代文明精神,探寻商业生机与科技力量,追求生长与生命力,与企业一起逆势破局、幂次生长。  GMIC在线2020主会场第一部分主题为--“生长力:抗疫之后,肆意生长”。出席此部分的嘉宾有周昌华-长城会CEO、王翔-小米集团总裁、文厨-长城会创始人、高山大学创办人、JürgenSchmidhuber-瑞士AI实验室IDSIA负责人、LSTM之父、郭毅可-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李洪波-中国电信湖北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吴冰-石墨文档Founder&CEO(按出场顺序排列)。七位嘉宾,围绕主题,碰撞出了很多有价值的内容。GMIC在线  周昌华:“幂次生长,共渡难关”  首先,GMIC主办方长城会CEO周昌华进行了开幕致辞,正式拉开大会序幕。  周昌华表示:“这次GMIC大会第一次完整的放到线上,对我们有特殊的意义。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看到了逆全球化,看到了空无一人的街道和物理空间的隔离,也看到了人与人、社群与社群之间的巨大鸿沟。一方面,我们越来越孤独,另一方面,人与人在网络上的时长和交互都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人类前所未有的越来越依赖网络。”  “在这个特殊的时刻,GMIC作为全球科技圈的连接器,使命感驱使我们要通过行动,用网络的温度温暖彼此,倡导跨越数字鸿沟,体现科技的价值。我们要对抗的是瘟疫,而不是人类自己。”  “因此,就有了这次特殊时刻召开的GMIC在线。我们联合了世界各地的200位嘉宾,在30多个直播间里,用三天时间给大家带来数百个小时的精彩内容,围绕科技带动的逆市增长,引导对人类未来命运的关注,跨界到科学、生活方式、艺术、电影、商业、消费、健康等领域。这后面,都是GMIC想要传递的价值观:团结起来,用科技武装思想,幂次增长,共渡难关!”  最后,周昌华表示希望大家能尽情享受这三天GMIC带来的科技、科学和商业大餐,并叮嘱大家在疫情期间保重身体。  王翔:“疫情下,小米的全球化战略及责任”  小米集团总裁王翔做了“疫情下,小米的全球化战略及责任”的分享,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在GMIC舞台的首次亮相。  小米在抗疫一线  王翔表示,面对突发的疫情,小米调动了集团所有资源,在全线范围内找抗疫物资,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就把第一批物资送到了武汉抗疫指挥部,送到急需口罩、呼吸机、防护服的医院。截止2020年4月,小米集团、小米基金会、小米员工捐款及捐赠物资金额超过7000万元。  疫情下,小米的复工  在疫情中,小米既积极参与抗疫事业,同时也时刻关注经济大环境复苏。2月13日,小米发布了旗舰手机小米10,这是手机行业首个纯线上直播的旗舰手机发布会。  当时行业亟需一场发布会提振信心,小米洞察了这个需求,希望用这场发布会,给行业增强信心,给市场注入活力,缓解大家的焦虑情绪,体现出小米对行业和社会的责任。  随后,3月24日,小米集团还发布了首款满产旗舰RedmiK30Pro,得到了行业内合作伙伴的高度认可。  与此同时,面对疫情全球蔓延,小米驰援意大利、西班牙、日本、韩国、印度、阿根廷、智利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给意大利的防疫物资上,他们写了意大利哲学家的诗:“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  小米新十年  长城会创始人、高山大学创办人文厨和王翔进行了“小米新十年”的对话。王翔表示:“未来十年,小米把手机+AIOT定义为‘双引擎’战略,通过推进5G+AIOT,打造一个超级互联网,为全球的消费者服务。”  在对话中,王翔被问及“谁是小米的竞争对手”,他表示,在智能手机行业,小米现在排在全球第4位,排在前面的苹果、三星、华为都是非常优秀的企业,而在他看来,竞争是一个非常好的环境。他认为,推动人类进步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竞争是非常好的助力器,“小米就是由于竞争才产生的企业。”  最后文厨问王翔:小米提出了征途是星辰大海?如何完成这样的理想?  王翔说:“星辰大海,中途面临的环境极为复杂,技术复杂、商业环境复杂、人文环境复杂,包括会遇到新冠肺炎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面对极度变化的世界需要一个非常强的团队,没有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可以把星辰大海一样壮阔的事业完成,需要凝聚一个团队,形成共识做一件事。”  对话结束,文厨送给了王翔两个字“担当”。小米体现了一个科技企业在极速变化环境中的担当。GMIC-小米,担当  郭毅可:“数说疫情”  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郭毅可做了“数说疫情”的分享。  他从流行病学的起源开始,讲到当下大数据在预测疫情的作用。通过数据科学,让大家对新冠疫情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郭毅可教授说:“传染病学就是数据科学,可以根据病原和病的生成期、潜伏期、传染性、严重性建立模型,从这个模型进行分析,做出干预决策,估计干预的效果进行进一步分析。”  在最后,郭毅可教授表示:“未来的社会要什么?当然要经济发展、要科技成功、要各种各样的AI,但不要忘记更重要的是生命安全。也就是说,希望这个社会有免疫力,可以挡住病原体,也可以治疗疾病。各种各样的政策和干预制度,要靠着精确的数据制定,这样才有真正的未来社会。希望这次灾难以后,人类学会建设有免疫力的社会。”  JürgenSchmidhube:“AI抗疫”  瑞士AI实验室IDSIA负责人、LSTM之父JürgenSchmidhuber做了“AI抗疫”的分享。  JürgenSchmidhuber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危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全球科学合作,基于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AI)可以在许多方面帮助对抗新冠肺炎。基本原理很简单,比如教AI检测病毒、病人和其他人的数据模式;教AI观察病人的心率、呼吸、咳嗽和其他信号,及时发现和预测无症状的病例;甚至利用AI进行部分自动化药物设计等。”  他带来了很多技术战疫的成果和分析,从另一个维度,让我们感知到了技术的意义。  他还与郭毅可教授进行了一场--“抗击疫情,科技的边界与进击”的深度对话,碰撞出了很多火花。  李洪波:“开放合作是移动互联网基本属性”  中国电信湖北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洪波带来了“开放合作是移动互联网基本属性”的分享。  李洪波表示:“2020年将开启下一个增长十年,5G、AI、区块链领域迎来爆发的可能。另外,3月4日我们提出要加快5G网络建设、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将新基建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最后,他呼吁:“开放合作是移动互联网的基本属性,作为基础通信运营商,愿意与各方合作伙伴携手合作,共建、共生、共创移动互联网的新浪潮。”  吴冰:“一个创业者六年的反思”  石墨文档Founder&CEO吴冰分享了“一个创业者六年的反思”。  吴冰说:“2008年第一次与吴洁去硅谷时就在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有朋友带我们到硅谷的山坡,看到了硅谷的夜景,与大多都市的夜景不一样,是一马平川,星星点点。当时心潮澎湃,知道有苹果、谷歌、Facebook等伟大的公司都在这里诞生,也有很多令人激动的故事在这里发生。当时,是我心中最美的夜景,希望有一天可以来到这个世界科技中心做一些令人激动的事情。”  创立石墨后,吴冰强调:“公司治理的理念是希望石墨尽量是简单的公司,追求业务更加专业,成绩更好。我们希望没有很多复杂的东西,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实现价值、实现梦想。”  最后,吴冰总结了对石墨文档最重要的三件事。  第一,保持乐观。  第二,保持做一款世界级产品的信念。  吴冰说:“我认为保持乐观,保持想要做一款世界级产品的信念是最重要的事,并且我认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永远会有创新公司的位置和所能成长的空间,我也希望这样的环境会越来越好。”  第三,要做一款好产品和领先的产品。  “我们要做的是要持续努力做这件事,并且赢得更多客户和用户的信赖和口碑,这是很重要的三件事之一。”  吴冰的演讲,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创业者在创业路上不断的探索和努力。年轻一代,正开始带来更多改变社会的新可能。  以上就是GMIC在线2020主会场第一部分--“生长力:抗疫之后,肆意生长”的精彩内容。据官方不完全统计共获得5030000累计人次观看。GMIC在线2020  4月25-27日,GMIC在线2020精彩继续,除了干货满满的主题分享,还有:珠峰直播、星空之旅、艺术和电影跨界对话、CEO带货、线上演唱会等精彩内容。26日分享嘉宾包括:著名学者、投资人吴军,美国企业家、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CEO-OrenEtzioni、Google大脑主任科学家-LukaszKaiser等。

2020年04月27日 10:12

LPR迎史上最大降息 你的房贷少还多少?

4月,LPR迎来史上最大幅度的降息。4月,LPR迎来史上最大幅度的降息。LPR是央行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最新一期报价显示,5年期以上LPR,也就是与房贷相关的利率为4.65%,比之前降了10个基点。这是去年8月LPR改革以来降息幅度最大的一次。LPR降息幅度这么大,房贷能少还点吗?这得看你的房贷是否换成了按照LPR利率来计算的浮动利率。一般来说,如果是去年10月以后办的房贷,已经直接与LPR挂钩,执行浮动利率;如果是去年10月之前办的房贷,需要自己决定房贷是执行LPR浮动利率还是转换为固定利率——二选一,且只能选一次。如果你选择转换为浮动利率,那么,这次LPR降息将体现在你2021年的房贷上——为何不是现在?因为就算选择了与LPR挂钩的浮动利率,银行也是一年为你调整一次房贷利率,一般为每年1月1日,即2021年你的房贷利率会根据2020年底的LPR水平调整。好消息是,这一水平大概率是继续下降的。从2019年8月以来,LPR利率一直往下走。特别是关系到房贷的5年期以上LPR,已经3次下调,从4.85%降至4.65%。因此,去年10月之前办的房贷,现在选择转换为挂钩LPR的浮动利率还不晚。明年开始,你的房贷利率水平大概率会下降。那么,每个月到底能少还多少钱呢?我们分两种情况来看:第一种:如果你买房时,房贷利率上浮10%,房贷基准利率为4.9%。那么,原来你的房贷利率为4.9%×(1+10%)=5.39%。以2019年12月的5年期以上LPR利率4.80%作为基准,5.39%-4.8%=0.59%。那么你的房贷利率公式就是LPR+59个基点,以目前的5年期4.65%计算,降息后你的房贷利率是4.65%+0.59%=5.24%。以100万元房贷贷20年为例,每个月可少还84元。第二种:如果买房时,房贷利率是打折的。那么,以房贷利率打85折为例,此前房贷基准利率为4.9%。以前,你的房贷利率是4.9%×0.85=4.165%;以2019年12月的5年期以上LPR利率4.80%作为基准。4.165%-4.8%=-0.635%。那么,你的房贷利率公式就是LPR-63.5个基点,以目前的5年期4.65%计算,你的房贷利率是4.65%-0.635%=4.015%。以100万元房贷贷20年为例,每月可少还80元。总体来看,只要选择了浮动利率,那么在当前LPR利率接连下降的背景下,明年你的房贷都能少还一点儿。业内专家预计,在坚持“房住不炒”的背景下,为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LPR利率接下来仍有下行空间。

2020年04月26日 15:17

天目药业的收购循环剧:谁是“游戏”的赢家?

导读:这样一个手握多个重磅产品的企业,没有以之攻城略地,却在资本市场因控制权频频易主、重组屡战屡败出名,7次重组7次铩羽而归。伴随其间的,是幕后协议的疑点重重,以及间或有之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说起浙江的名优特产,很多人会想到铁皮石斛。天目药业生产的铁皮石斛,被认定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除此之外,薄荷脑、河车大造胶囊、珍珠明目滴眼液,也是公司的知名产品,赞誉颇多。然而,这样一个手握多个重磅产品的企业,没有以之攻城略地,却在资本市场因控制权频频易主、重组屡战屡败出名,7次重组7次铩羽而归。伴随其间的,是幕后协议的疑点重重,以及间或有之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最近,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所持八成股份将被司法拍卖,公司控制权可能会再次发生变化。这样一家公司的控制权循环,到底有何故事,是谁之蜜糖、谁之砒霜,值得费些思量。天目药业频繁上演的控制权变更大戏,颇值一观。作为杭州首家上市公司,天目药业早在1993年就登陆资本市场。2006年,章鹏飞旗下的现代投资受让国资股份,入主公司。2011年开始,宋晓明通过长城国汇等4家合伙企业3次举牌公司,彼时章鹏飞的持股被陆续处置,将控制权拱手让给宋晓明。2013年,宋晓明的合作伙伴杨宗昌将宋晓明送出局,取而代之成为公司的实控人。2015年,宋晓明又卷土重来,与杨宗昌上演了近10个月的控制权争夺。同年10月,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旗下的长城集团粉墨登场,把杨宗昌所持股份接了过来,一举成为公司新的实控人。宋晓明方面也随着资管计划的到期,“知趣”地逐步减持股份,并把剩余的股份悉数转让给汇隆华泽。2017年,汇隆华泽似乎也雄心勃勃觊觎公司控制权,数度举牌将持股比例扩大至20%,紧逼长城集团的24.63%,双方围绕公司控制权展开争夺。近日,深陷债务危机的长城集团自身难保,所持公司的八成股份将被司法拍卖。天目药业的控制权将花落谁家,又成为一个问号。伴随着公司实控人走马灯般进进出出,其一次次失败的重组也不断刷新市场的认知。2010年开始,公司7次策划重大资产重组都以失败告终。标的资产五花八门,从房地产、供应链,到制药公司、医药互联网。其中,应该也不乏公司为提升经营业绩之举,却最终囿于时机、行业、估值等原因未能成功;但有的可能只是股东争夺控制权的武器。比如2015年,在宋晓明首次增持后,公司立即停牌筹划非公开发行,最后不了了之。2017年,汇隆华泽连续举牌,公司又“精准”停牌筹划收购德昌药业100%股份,半年后重组又因条件不充分被告终止。这样看来,重组的失败既可能有交易双方和标的资产的客观原因,也不排除当初筹划时别有用心的可能。这一幕幕资本大剧的背后,究竟谁尝到了甜头、谁又吃到了苦果呢?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自然是受损最大的一方。公司起点不低、手握多个拳头产品,逐步沦为净资产只有不到6000万元的壳公司。首次变更控制权后的十多年来,公司的营收一直维持在2亿元左右,利润水平长期不足千万元,靠变卖资产勉强“保壳”。经营的长期停滞不前,让公司市值也一直徘徊在20亿元以下。其间浪费了大量市场资源,跟风进出的中小投资者也大都被割了“韭菜”。反观那些进出的收购方,却不一定做了亏本买卖。他们当初入主公司,恐怕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历任实控人退出之时,控制权溢价加上股份的对价,大多可能还赚了一笔。以宋晓明为例,当年媒体就测算其通过资管计划持股天目药业3年,获利可能高达数亿元。这么一看,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养壳、玩壳、炒壳”之收益也。问题是,这些收购怎么就变成了类似击鼓传花的“游戏”?首先,收购人的实力不足。对于天目药业这样一家老牌中药企业,最理想的实控人可能既要具备行业经验和资源,也需要有能支持公司长远发展的过硬实力。反观实际进出公司的这些人,画家出身的章鹏飞、赵氏父子的长城系从未涉足过医药产业。杨宗昌、宋晓明本就是市场募来的钱,有明确的退出期限,用着杠杆玩资本市场的游戏。这些人入主公司后,就算是想着长期布局、改善经营,可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在成本和资金压力下,想方设法攫取短期收益,从已经孱弱的公司体内再多套取点利益,就成了其自然的选择。也正是他们短期逐利心切、实力不匹配,才会让公司屡屡在条件尚未成熟之际,就匆忙启动重组,期望能通过资产注入和借壳上市,在一二级市场套利中,实现自我增值和退出。这种“赚短钱、赚快钱”的模式,使得公司为重组而重组、为卖壳而卖壳,最终难逃屡战屡败的下场。再次,收购人对市场和规则也缺乏敬畏之心。最典型的,就是公司控制权转让的幕后交易肆无忌惮。比如,当年长城集团跟横琴三元签订一系列协议,涉及公司控制权安排及股东借款等。如此重大的事项,各方却暗箱操作,整整晚了3个月后,才因双方对簿公堂不得不浮出水面。之后,长城集团又屡屡披露跟不同的交易对方签署框架协议,内容均涉及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债务重整,也曾激起市场水花,后续都不了了之、虚实难辨。更早之前,章鹏飞也同样隐瞒了与众望投资的股份转让协议,同时启动对瑞茂通的借壳上市,颇有“一壳二卖”之嫌。宋晓明与杨宗昌相互斗法,最终又默契退出,二者是否达成幕后交易,市场也是云里雾里。此外,还有章鹏飞、赵氏父子先后爆出上亿元的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也是变着花样地掏空公司。这些十八般武艺的背后,无非都是收购人的一己私利,想方设法从公司榨取更多利益。收购人动机不纯也好,实力不足也罢,能在市场上玩出花样,利用的还是市场约束机制的不到位。像天目药业这样的壳公司,在二级市场的估值普遍不低,收购成本高企。那些真正希望做实业、看重公司长期发展的投资方,可能根本不会考虑以如此高的溢价入主公司。相形之下,只有打定主意靠“养壳、玩壳、炒壳”大法,从二级市场获利的人才会选择斥资进来。同时,市场长期的炒作文化下,控制权转让概念炒作的盛行,反过来又给了这些人操作和获利的空间,能够通过上下其手、内外照应,博得市场的高额差价。当年,宋晓明打算退出之时,将其所属的公司股权进行公开挂牌,在转让信息中明确受让方应为大型医药企业或在医药行业有战略布局的投资机构、企业集团,转让价格不低于37元/股,远高于当时31.60元/股的市价。挂牌信息公开后,公司股票连续上涨,达到最高的37.37元/股后快速回落。最终,挂牌转让无人问津,宋晓明控制的合伙企业却实现了逢高减持,被戏称为“策略性减持”。市场追涨杀跌的概念之舞,无疑也为其做了嫁衣裳。要让这样的收购循环剧不再继续,根本上还是要压实实控人的诚信义务。最近金融委会议提出,依法诚信经营是资本市场最基本的市场纪律。证监会《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也明确要求,收购人应当诚实守信,遵守社会公德、商业道德。这些理念本该是市场有序运转的基础,但现实中,不少收购和重组却只考虑了技术上的合规,对关乎公司经营、治理规范的原则却少有关心,落不了地。要改变这一现状,要靠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要深化改革,推动市场估值均衡,形成切实有效的市场约束机制;另一方面则要让新证券法的责任机制真正落地,让造假者、欺诈者、不守诚信者真正承担违法违规的成本。多管齐下,才能让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收购“玩家”逐渐成为历史。

2020年04月22日 10:14